Profile Photo
*吃为王道,画为主要♥(๑•̀ㅂ•́)و✧
*玻璃百合少女番一律接纳(๑ºั╰╯ºั๑)
*黑塔加厨一直无可救药╮( ̄▽ ̄")╭
*新番追得不少同人就是懒得收集资料(´・ω・`)
*哔哩哔哩mmd列表俺也有不少(๑´ㅂ`๑)
*高考将至意外地完全不紧张╭(°A°`)╮
*我是未成年地址当然不外放(๑•ั็ω•็ั๑)
*面基交友社团什么的大四再说~´▽`
*来当我的小伙伴嘛来抱抱~⊂((・⊥・))⊃
  1. 悄悄话吗?♥
  2. ASK ME?♥
  3. 归档
  4. RSS
【床长生贺】【工了个口】【待续】








会议ing~─=≡Σ((( つ•̀ω•́)つ✨
*
“琼…琼斯先生,我们不需要开会吗?”
弗朗西丝现在的心情根本无法言表,天知道为什么收到一份奇葩的超人请柬(一看就不靠谱),出于善良之心乖乖赴约的自己,现在正手被绑在脚上,并蜷缩于椅子的两个扶手间。
阿尔弗雷德故做冷静地擦着眼镜,不过他的蓝眼睛里现在兴奋得快要喷火了。他慢条斯理地一遍又一遍磨着那两块薄薄的镜片,不厌其烦的一点点反复拂去细小的灰尘。他用余光撇着弗朗的手腕→很好,它们不像刚才那么红了。这说明至少对方放弃了挣扎。
阿尔弗雷德希望弗朗的身体能更加放松一点,否则那很容易造成伤害。重新带好眼镜,他两手撑着椅子扶手,用额头顶着弗朗的往前压,迫使对方抬起头来看自己的眼睛。
“欢迎来到,hero的私人会议。”
形式化的宣布,就像宴席开餐的铃声一样。阿尔伸出舌头,舔上如害怕般颤抖着的长睫毛,它们比欲拒还迎的双手更富有诱惑力。弗朗皱着眉紧紧闭上眼,但酸痛的感觉并未减轻,那该死的舌头舔得太用力了。自己现在根本就是个柔弱的小羊羔,即将被大灰狼拆吃入腹。哦,天啊!弗朗在心中感叹着,他试着思考如何开脱,不过这根本没可能。
“哦,会议内容是…你和亚瑟的事情…”
“嗯?”阿尔会继续说话本就出乎弗朗的意料,而神奇的展开更是硬生生地把他从脑内世界拖了出来。
“呃…你们吵架了?”
“?不,没有。”
“啊,也是,毕竟你们的关系也算一直…”
“我们的关系一直很不好”
“…”
阿尔已经移到了衣领处,随着扣子被一粒一粒地咬开,弗朗有点慌了,他下意识想抬手抹一把冷汗,但一动,火辣辣的疼痛感就直接把他的一滴眼泪激了出来。他不得不咬着牙闭上一只眼,因疼痛剧烈起伏的胸膛让伏在其上的阿尔又一次感到兴奋难耐。就着弗朗吸气的时刻,他一口咬住了送到自己嘴边的那一点。
“啊!”被突然袭击的弗朗只来得及本能性惊叫,身体的敏感点被像吃橡皮糖一样拉扯着,不知道该说是粗糙还是滑腻的舌头有力的舔卷使他颤抖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喂…喂喂哥哥我可不是什么糖果…也,也不是粗眉毛哦快…放开!”
阿尔当然不会放开,他依然反复舔舐那变硬的小颗粒,含糊不清地回答着什么,不过弗朗根本听不清。
“为什么会提到亚瑟?”阿尔一抬起头就问道。
“呃?因为你们…”
“嘿弗朗西丝,看看现在的处境吧,多关注一下自己别总想着别人!”弗朗委屈地抿了嘴,弗雷德这家伙完全蛮不讲理,他也不知道又怎么使他生气了。
“Hero我决定更改会议内容!之后就说说你和我的事!”
好歹也是个会议(根本不像)…可以这样随便吗?弗朗哭笑不得,因为对方透着深深不爽的蓝眼睛而把到嘴边的吐槽吞进了肚子。突然的冷空气袭击吓了他一跳,反应过来弗朗发现阿尔在谈话间已经拉下他的裤子,对方伸出一根手指恶意按上他的两腿间,不停地换地方戳来戳去。
“疼疼!你下手轻点会死吗!?”从最开始,阿尔没轻没重的动作就使弗朗大叫。
“……你和亚瑟以前谁压谁?”不理会弗朗的抗议,他依然戳着那里,只不过手上的力度有所放轻。
“哈?你不是不让我…”
“Hero我想知道!”
…真是太不讲理了这孩子。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哥哥我压啊!…嘶,我又说错什么了啊!?”
阿尔把弗朗的内裤扯了下来,那根看起来也疼得没了力气。
“亚瑟,”他握住茎根往上撸动,“也是这么回答的。”
“呃…”这就是“战友”(一直在打仗的好朋友)的默契么?难不成他已经对眉毛做过这种事了?弗朗西斯努力在一头雾水中摸出个头绪来——在意我们的情史→双方质问→强上→吃醋?
弗朗西斯对上天做了一个悲痛的表情,即使是爱之国,对于吃前男友的醋这种问题表示束手无策,而当那个前男友就是自己的时候……惨了。弗朗西斯默默地咽了口唾沫。
“呃……阿尔啊……”他只能试图去开导这个偏执的年轻人(但正因为他年轻,开导的可能性才更加微妙不是么),“你知道,有些事情……”
“HERO我啊!对亚瑟很不爽!”又一次,阿尔自顾自地打断了对方,生气于弗朗西斯和亚瑟同样的语重心长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对方停了嘴,阿尔听到呻吟声代替了烦人的啰嗦,自鸣得意地弯了嘴角。
他开始推进过程,迅速地加入其他手指,在对方的抗议声中毫不留情地深入,然后在对方疼到眼泪下来的那一刻按上腺点。
弗朗西斯猝不及防地叫了出来,无准备的声线像盛满了委屈般颤抖,胜利感促发一股兴奋的电流窜遍阿尔的全身。
他像得了新玩具的孩子一样裂开了嘴,马上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同时倾身把弗朗西斯脸颊上滑落的湿咸液体吻入口腔。听到一两声挫败的唔咽,他改变立刻起身的打算,转而安慰性地亲吻对方的脸颊。吻顺着颧骨的弧度来到耳侧,舌头一下下浸湿了对方的鬓角,然后沿边缘来到耳背,试图将滑落的柔软长发掖到耳后。不过事与愿违,细软的金发只是在唾液中更紧地贴服脸侧,阿尔早已预料般迅速接受了现实,他的舌继续沿着耳廓游走。唾液蒸发带来的凉意让弗朗西斯很不舒服,两人下体的不断碰撞却在不断惹火,他无法抑制地绷紧身体,也就不得不忍受手腕上火辣辣的疼痛。
而在阿尔毫无预兆的刺入又一次让他叫了出来。
——
卡~!
这是……用本行来做的 比看起来其实要有诚意的生贺【真的】
*以及为了表示我对艺术床长深致而长久的爱,俺决定等明年生日的时候再写完下半段【炯炯】( •̀∀•́ )~♥【不】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