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吃为王道,画为主要♥(๑•̀ㅂ•́)و✧
*玻璃百合少女番一律接纳(๑ºั╰╯ºั๑)
*黑塔加厨一直无可救药╮( ̄▽ ̄")╭
*新番追得不少同人就是懒得收集资料(´・ω・`)
*哔哩哔哩mmd列表俺也有不少(๑´ㅂ`๑)
*高考将至意外地完全不紧张╭(°A°`)╮
*我是未成年地址当然不外放(๑•ั็ω•็ั๑)
*面基交友社团什么的大四再说~´▽`
*来当我的小伙伴嘛来抱抱~⊂((・⊥・))⊃
  1. 悄悄话吗?♥
  2. ASK ME?♥
  3. 归档
  4. RSS

*请放心阅读(●´ϖ`●)







“喝掉。”
马修感觉自己就像漫画里凄凉的主角般变成了苍白的纸片。
*等等我需要确认几件事情。*
他的思维就像一大堆不对路的齿轮,被强制着快速转动起来。
*首先,这里是我的床吗?*
*是的,一个普通的加'拿'大铺着薄被的单人床上。*
*那么,我是不是掉入了什么奇怪的时间轴里,我正在看着另一个自己和另一个阿尔弗雷德然后我……*
*不不,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加'拿'大夏日的午后,另外少看点儿科幻小说吧孩子。*
*哦,好吧,那我知道了……我一定还在做梦对不对,啊哈哈,午睡里大脑错乱出的一个荒谬的怪谈,哈哈……没错吧?*
*……尽管我很想放任你逃避现实但是……你刚被阿尔弗雷德从床上扯起来。*
所以为什么不放任我逃避现实!?马修扯着自己被压得乱糟糟的卷毛质问自己的内心。该死的在这一个普通的夏日午后普通的加'拿'大的单人床上普通的国家马修·威廉姆斯被他普通*个头*的弟弟阿尔弗雷德粗鲁地扯断了他甜美的午睡!!
而这个毫无自觉地罪人还理所当然般斜坐在他的床边,歪个脑袋正把手举到他的嘴边……
“AL……”马修做了个深呼吸,“今天不是四月一……”
“HERO我又没有开玩笑。”
阿尔几乎立刻给予了回复,反应力快得让马修想朝那无辜的脸上揍一拳。而阿尔只是继续他的ky把手里的奶瓶向前推,其上的奶嘴顶到马修柔软的嘴唇上,湿润的两方都微微凹下。
“快喝。”
*——
“NONONONONONONO……”
场面以一种很奇妙的节奏激烈了起来,马修竭尽全力推拒压到他身上的阿尔,头大幅度快速摇晃的同时有节奏地大喊,声音和动作配合得如此完美堪比上等拨浪鼓。
“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会喝吧!!”
“BUT WHY!!这只是个奶嘴而已,就算他受到了活性基因改造变身怪兽也会有超级英雄保护你的不用担心!”
“先不说后面那些话是什么东西单说奶嘴就已经很是问题了啊!!”
“可!是!”阿尔突然直起身,面容突然严肃了起来。他拿回死命往对方嘴边按的奶瓶举到脸旁,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指着它。在马修暗自吐槽*这是哪一家的劣质广告啊*的同时郑重其事地说到:
“你难道不想尝试一下吗?对于没有通过哺乳方式诞生的我们,做'爱以外的乳'头咬起来会是什么样的触感这种……”
“才更不想尝试好吧!!”
他的正经被身下传来难得大声的吼叫打断,马修的脸色像爆炸一般一下子变得通红,先前激烈的推搡中漏下的几滴牛奶挂在他脸上,乳白色的液体有两滴在面部肌肉的活动中沿着弧线滑下,钻入鬓角散开成发丝间黏腻的白膜。
……
阿尔瞪大了眼睛,他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
“啊~~啰嗦死了!”
感受到自己脸上泛起的热度,阿尔略惊慌地趁马修倒气(大喊对他来说太超过了)的时候一把把胶头塞到了对方嘴里。从手腕钳制住对方的双手,他在马修受惊的呜呜声中命令:
“叫你喝就喝啦,反对意见一律不接受! ”
而紫色的眼睛里明显没有服从的意思,他干脆附身压住对方的胳膊,空出手按上对方的后脑勺,将奶瓶上提迫使对方仰头。马修委屈地眨眼,最终妥协地尝试含住。看上去有形有装的奶嘴在口中意外地柔软,优质的材料触感真实到他几乎无法忍住不往其他方向想,乳液堆积下来,微微的凉意隔着胶套传到嘴唇给人融化的错觉。
仿佛热到口干舌燥,马修下意识吮吸,渴望那凉意给自己降一降温,可那柔软的东西偏偏在这时突然被抽走。
他不满地瞪向阿尔,又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不满有多奇怪而红了脸,因羞耻而乱瞟的眼神突然瞥到什么景象而定了格:阿尔弗雷德直直地盯着被他的唾液浸染晶亮的胶头顶端,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两下。
大脑“嗡”地一声炸成了空白,马修倒抽了一大口气,嘴唇惊慌的张合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那,那种的 你……你为为为什么要舔!?”
“嗯?”
阿尔以一种不符合他风格的速度慢悠悠回了神,依然无辜的表情使其上泛着的一丝红显得极其不搭,
“有什么关系?我们平时也经常用一套餐具。”他理所当然地说着,言毕,很自然地又舔了两下。
*枫树啊,让我杀了这个ky然后我也去自杀……*在内心尖叫着,马修颤抖着身体去抢夺奶瓶。
“不,那……那……总觉得意义不太一样吧……这个未免也太……”
阿尔轻而易举地躲闪着对方的慢动作,看了一眼被两层唾液覆盖的顶端若有所思地开了口:
“嗯……说得也是呢……”
然后把奶瓶重新递到了马修嘴边。而对方仍愣在他不明不白的话语和从躲闪到递送的突然转变之间。
“Matty,继续。”
*——
马修觉得自己也许是吃错了什么药,而此时好像很普通又无比奇怪的举动对他来说如此疯狂。
用双手捧住瓶子将奶嘴送到嘴里,在压在身上的阿尔细致的指挥和脸上无法忽视的热度下吮吸……
“刚刚你根本没喝到吧,张嘴……
用嘴唇包住,现在吸……
不准咬!”
加了重音的命令吓了他一跳,他浑身一抖急忙松了牙齿。每次吮吸他都清晰地感受到奶嘴被抽空而瘪下去,然后在舌移开时迅速涨满空气而发出“滋滋”的声音,还夹带着残留的乳汁发出的水声,配合着阿尔暧昧的措词,尽管与*那种*事有所不同却反而更易带来糟糕的联想。
而慢慢地,马修越发专注于吮吸而忽略了对方渐渐控制不住的声音的颤抖。阿尔注视着马修的双眼——从最开始因缺氧和偶尔的呛咳泛起泪花,到完全习惯后享受着吮吸时的微微眯起和睫毛细微而缓慢的扇动。还有被红晕浸透的原本白皙的脸庞仿佛蒙上水雾,还缀有白色的乳汁滑下而流下的干渍。阿尔无法不承认内心的微痒已经膨胀到无法抑制,连同下腹不妙的热度一直烧上他的脸,蓝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眼皮呈现最放松的半睁状态,而里面也泛起了些微水雾。
一种情感在体内炸开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他突然夺过马修口中的奶瓶放在一旁,双手撑起身体然后附身更加贴近,在对方疑惑地注视下带着急促呼吸的气音发声:
“舌头伸出来。”
*——
马修干眨着眼,尽管疑惑,却也在多次服从后下意识照做。
“……不准咬哦……”
命令传来,亮晶晶地蓝眼睛微微躲闪,然后突然在眼前放大。
“唔!……”
炙热的呼吸扑了过来,炙热的口腔与他自己的相撞,然后炙热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END

——
后记:
这算是……某种play么?
*标题本打算秉一贯直截了当的习惯用成——奶嘴。不过最后还是奇怪地委婉含蓄了一下(奇怪的感觉差~)
*脑洞来源:蛋糕店卖的奶嘴瓶装酸奶,而用奶嘴的感觉真是超级羞耻而且因为里面没有通到瓶底的管子吸食会憋气……然后作者我就果断拿了一根吸管果断放弃了这种羞耻play……后来发现同学们用奶嘴都用得很顺利,神奇~(←作者就是那种从来没用过奶嘴的人类)
其中的描写也是真实感受的衍生呢……( ´▽` )
*学习用奶嘴的方式和学习接吻的方式说不定有异曲同工之妙【啥】
*MYAW短文堆一群饥饿的绅士们在敲碗,下一篇大概不能游手好闲了来好好地干一次本行吧(๑•̀ㅂ•́)و✧

评论(8)
热度(44)